×
联系我们
  • 客服电话
    18928905880
  •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clear

BT五月天小说 _费德勒场上的对手是小德,场下的对手是皮克

今晨,德约科维奇经过5小时鏖战拿下了温布尔登网球锦标赛男单冠军,这是他第5次在温网夺冠(大满贯总数16个),也是温网史上首个在决胜盘12平后的抢七局里获胜的一方。而站在他对面的费德勒,正是上一次温网男单决赛进入长盘的主角。彼时不到28岁的费德勒超越皮特·桑普拉斯、拿下第15个大满贯头衔,也令罗迪克经历了职业生涯最心碎的时刻。

这样一场神仙打架般的对决,很难说费德勒与德约科维奇究竟谁更胜一筹。然而巴萨后卫皮克则是费德勒忠实的拥趸,他视费德勒为偶像,也以另一种身份参与到网球中。

他与网球的联系,与费德勒的紧张关系,以及德约科维奇的转变,还有他的足球想法……听听巴萨后卫皮克怎么说。

费德勒场上的对手是小德,场下的对手是皮克

巴塞罗那市中心一座现代化的建筑内,赫拉德·皮克刚走进Kosmos公司的办公室。接见我们之前,他需要尽快录制一段视频,来推广他最新的想法——创建eFootball联赛。去年12月2日,6支电竞队伍进行了首届赛事。公司的执行主管哈维尔·阿隆索告诉我们:“赫拉德总是有各种想法,我们只能跟在后面跑。”拖着瘦长的身子,靠在沙发上的皮克显得有些面色苍白,但还是用流利的英语有条不紊地回答着我们的问题。这还是那个西班牙明星后卫,拿到过世界杯、欧洲杯和4座欧冠的冠军球员吗?当然是,但此刻他也是一名32岁的跨界商人。

去年底,皮克去了伦敦大师赛,捍卫Kosmos从国际网联(ITF)收购的戴维斯杯(男子网球国家队团体赛事)举办权。这次收购震动了网球圈,ATP(国际职业网球联合会)随即在去年11月15日宣布创建自己的世界赛事——ATP杯。皮克将在2019年11月18日至24日举办他的首届戴维斯杯,6周后ATP杯将在澳大利亚举行,此外费德勒创建的拉沃尔杯也将在9月于日内瓦进行。也就是说,不到4个月里,三项国际网球赛事将在全球三地展开。

让戴维斯杯变得“性感”

L'E (L'EQUIPE)皮克和网球,最初的故事是什么?你打网球吗?

GP(Gerard Pique) 小时候,我一直同时练习足球和网球,直到最终选择足球,因为我认为自己踢足球会更棒。现在也经常打,在巴塞罗那的很多俱乐部,或保罗的皇家俱乐部,我父亲是那里的会员。夏奇拉也打网球,她现在手肘有点小问题,但她爱网球,这帮助她为自己的演艺事业保持状态。对我来说,网球对于短距离内的跑动和选位非常有用。相反,足球通常是更长的距离。此外,打网球的感觉是独一无二的。

L'E 改革戴维斯杯的想法从何而来?

GP 想法开始于计划之前,大概3到4年前。我们发现很多伟大的球员都不再出战戴维斯杯,要知道这可是一项有着118年历史的赛事,世界上最古老的赛事之一。我们建议国际网联改变赛制,这样珍贵的赛事,需要最伟大的球员来参加,让它始终处于顶峰。国际网联喜欢这个想法。我们在2018年8月16日去奥兰多参加了国际网联年度大会,我们的计划得到了71%的支持率。这是一项激动人心的计划。我们尝试着努力工作,让世人更加了解网球世界。现在它有些复杂,因为有很多组织,ATP、ITF、大满贯,有很多影响力的人,非常复杂而艰难的赛程。

费德勒场上的对手是小德,场下的对手是皮克

去年11月25日,克罗地亚总比分3比1击败法国,夺得最后一届传统赛制戴维斯杯冠军.

L'E 你花了很多时间去会见圈里的人,说服球员们参加你的戴维斯杯。之前就去了伦敦大师赛……

GP 是的,我们与ATP、大满贯开了一次非常棒的会议,德约科维奇作为球员代表,国际网联也有20人参会。我们更多地了解了ATP和ATP杯(将于2020年1月3日至12日举行)的立场。我们都认为两项赛事都举行不是很好的结果。所以我们尝试让ATP、ITF和Kosmos达成一致,一同举办一项赛事。

L'E 与ATP一起工作的目标是什么?比如,让他们的ATP杯变成你的戴维斯杯的第一轮?

GP 我们在思考很多种可能性。现在无可奉告,因为我们没能在伦敦达成一致。但和会前相比,我们的关系更亲密了……以前,戴维斯杯时长4周,现在只需要2周,ATP或许可以利用腾出来的2周。我们也讨论了戴维斯杯给球员带来积分(就像ATP杯将给获胜者带来750个积分)。我们给世界组预备的奖金是2000万美元(ATP杯为1500万)。我们为未来工作,在未来1年、2年、3年时间里,最终会达成一致……整体来说,我们必须保住戴维斯杯,因为这是国际网联和网球的心脏,如果它受伤了,国际网联和网球同样会受伤。但我对未来充满信心。

L'E 你和Kosmos的形象也可能会受损……

GP 显然,我希望一切都能正常运转。我希望这对网球和戴维斯杯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是一项难以置信的赛事。

费德勒场上的对手是小德,场下的对手是皮克

L'E 2018年的上海大师赛期间,你与德约科维奇会面。塞尔维亚人原本宣称赞同你的计划,但后来选择了远离,他批评赛事的举办时间,更倾向于ATP杯。失望吗?

GP 我与诺瓦克(德约科维奇)关系很好。他是ATP球员协会主席,要更好地捍卫同行的利益,这很正常。2016年的伦敦大师赛上,我第一次与他相遇。我一直尝试着和他在一起时保持坦诚与诚实,我认为他的想法和我们是一样的。此外,我不希望这个计划成为诺瓦克和我之间的事情,因为这是ATP与国际网联之间的讨论。Kosmos是国际网联的合作伙伴,我们的角色是让ATP与国际网联之间达成一致。

L'E 会担心没有顶级球员参加你的戴维斯杯吗?

GP 我要再说一次,球员为自己的利益而战,这很正常,我们希望让事情对他们来说变得更简单。我们已经作出了调整,改变了赛制。不用再打4周,不用到处旅行,赛事时长缩短到2周。我和大部分顶级球员都聊过,很多球员赞同,比如纳达尔、蒂姆、西里奇……另外一些球员希望参加两项赛事,也有球员有其他的想法。球员有200、300甚至400之多,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或许我们需要牺牲一些东西,或许他们也要做出一些牺牲。

L'E 法国球手不是太赞同你的计划。加斯奎特就说过:“戴维斯杯不是世界杯,谁会去上海看法国同俄罗斯的比赛?没人会去!”你如何回复?

GP 之前的赛制已经行不通了,必须改变。很多国家的网球协会已经接受,包括法国。现在不能再回头看了,必须往前走。2017年,法国赢得了戴维斯杯,但没有对阵任何一名TOP10球手。我理解加斯奎特和法国球员的立场,如果想重新迎回这项伟大的赛事,就必须让伟大的球员参赛。也许未来一两年内做不到,但长远来看,它必须重新变成一项“性感”的赛事,球员感兴趣的赛事。

费德勒是偶像

L'E 对于那些说你杀死了戴维斯杯的人,有何话说?

GP 我知道罗杰(费德勒)说过不能让戴维斯杯变成“皮克杯”。但我只是其中一个参与者,不想成为这项赛事的门面。它不会变成“皮克杯”。戴维斯杯属于国际网联,属于各国网协,这些组织才是网球的未来,是他们在年轻球员和下一代身上投资。戴维斯杯必须有吸引力,这样资金才能到各国网协手中去。否则,未来的网球会成为一片荒漠。ATP代表着职业球员,非常成熟。但负责培养那些年轻的孩子,将他们推上ATP赛事的,是国际网联。ATP非常重要,但国际网联也一样。

费德勒场上的对手是小德,场下的对手是皮克

L'E 2017年10月,你曾调侃了费德勒的年纪和他的双腿。后悔吗?

GP 这是误读,你们可以去查看我的推特账号。我一直都说,长久以来,罗杰是我的三大偶像之一,另外两位是迈克尔·乔丹和梅西。费德勒处于巅峰,作为球员,我完全尊重他。他是体育史上最棒的人物之一,不只是网球。我当时说的是,他到了一定的年纪,在赛事上要做一些选择,因为不可能全部都参加了。作为运动员,我这辈子就从来没有批评过费德勒。

L'E 费德勒说他认为“一名足球运动员来搅和网球的事情有点奇怪”。你对此如何回应?

GP 没错,我是足球运动员,但只是以商人的身份参与到网球中是否更名正言顺一些?你从何而来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实现什么,你的想法和信念。我认为我们的计划有益于网球和球员。

L'E 你与费德勒之间有一场战争?他是Team8的老板,组织拉沃尔杯。(2017年创办,类似网球界的莱德杯,由欧洲对阵美国)

GP 不,我不想卷入这样的讨论,也不想浪费时间。我们这么做是想带来价值,而不是进入我都不知道的什么战争。我的想法是大家一起工作,创建一项伟大的赛事。

L'E 你从未与他见过面。为何?

GP 我尝试过,就像和其他球员一样,与他面谈,但这很困难……我与他的经纪人托尼·高德希克聊过。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涯,他或许不想参与到这样的计划中。对我来说,OK,我尊重这样的选择。

L'E 未来25年里,你将为戴维斯杯投入30亿美元。你如何保证这个数额?财政模式是怎样的?

GP 投入戴维斯杯这样的赛事,让很多投资人很感兴趣,比如拉里·埃利森,印第安维尔斯赛事的所有人。计划中有很多投资人,当然包括乐天集团(日本人三木谷浩史领导,与皮克、夏奇拉关系亲密,并成为巴塞罗那俱乐部赞助商)。他们很有信心。但我不想谈钱,Kosmos是一个投资体育的集团,这显而易见。但这项赛事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它涉及的不只是球员,还有国家、国旗、国歌……法国很痴迷戴维斯杯,因为整个国家都会站到球员身后。我们更应该谈论这些神奇的事情,而不是数字。

L'E 你在戴维斯杯组织机构中安置了两名在网球圈非常出名的人物:阿尔伯特·科斯塔(2002年法网冠军,2000年戴维斯杯得主,2009年和2011年又以队长身份夺得戴维斯杯)和加洛·布兰科(前球员,后来成为知名教练,曾执教过拉奥尼奇和蒂姆)。这是为了增强你的可信度?

GP 如同刚才所说,我不想成为这项赛事的门面。相反,我希望创建一个由前球员和非常了解网球的人所组成的团队,比如阿尔伯特和加洛,他们比我更了解网球。现在为Kosmos网球部门工作的人已经有20多位,我创建了一个空白页,随后他们将继续书写,让我们的计划前进。

L'E 在你的多项计划中,还有震惊了网球世界的至尊杯(MajestyCup)。这项赛事由64名球员参加,仅奖金就高达1000万美元(赢家通吃,冠军获得所有奖金),几乎是4大满贯冠军奖金总和。

GP 我说过,我现在的想法是专注于戴维斯杯,尝试与AT P达成一致。媒体谈到至尊杯,但我们从来没有给出官方消息。这只是一个可以讨论的想法,当然是与网球圈里的人。

费德勒场上的对手是小德,场下的对手是皮克

足球计划

L'E 作为巴萨后卫,您是否也有投资足球的想法?

GP 是的(笑)。我们有两个计划,一个是收购一支球队。抱歉,对此我不能说更多。另一个是创建全新的足球赛事,或者利用已有的赛事。不,我不能跟你们说更多了。这是两个非常美妙的计划。

L'E 你会和与国际网联那样,与国际足联合作吗?他们也有很多计划(新的世俱杯、全球国家联赛等)……

GP 抱歉(笑)……但我喜欢与这些组织打交道,至少在刚开始计划时,因为你需要权力和能量。一旦想法成为现实,我就会投入其中。

L'E 队友们如何看待你?你会和他们谈生意吗?

GP 当然,我和队中的几个人交流过,还有一些曾在巴萨踢过球的队友。比如法布雷加斯,我们是生意伙伴。梅西、普约尔也参与到某些计划中,不论是否与Cosmos有关。职业生涯结束后,你肯定有足够的钱享受生活,但你不能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干,直到40岁、50岁、60岁。投入到这样的计划中让我很开心,也学会了很多。

L'E 和球场上一样能感受到肾上腺素?

GP 那是另一种感觉。在与投资人签约时,感到同样的认可。他们相信你,让你去投资。这就好像进了一个球,意味着你做到了某些事情。

L'E 2018年10月,你饱受批评,包括在巴萨俱乐部内,因为你出现在上海的网球赛事中,如今可能花了更多时间在生意上,而不是足球。你还是一个100%投入的球员吗?

GP 有批评,但随后那一周,我们赢了塞维利亚、国际米兰、马竞……三场非常困难的比赛。总会有些消极的人出来说话,他们需要填满报纸。我很了解自己。我是在国家队比赛日期间去了上海,后来去伦敦也一样。在离下场比赛还有一周的情况下,来一次往返飞行,身体不会有什么感觉。我32岁了,有足够的经验去决定一件事情是否对自己有好处。因为我目前的首要目标,是在35岁仍能踢球(他与巴萨的合约到2022年结束)。

费德勒场上的对手是小德,场下的对手是皮克

皮克在Kosmos公司的办公室遍布各种足球元素,足球运动员和商人两种身份在他身上完美兼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