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 客服电话
    18928905880
  •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clear

激情性爱故事删除 _太监中的极品:曾杀害唐朝二王一妃四宰相的宦官仇士良

我叫仇士良,是唐朝的一个宦官。提到宦官,也许你们会感到一丝不屑吧,毕竟我们是无根之人,算不得真正的男人,在我们唐朝,那些读了几本书的士子们最瞧不起我们了。不过我仇某也同样瞧不起那些自命清高的文人,这些人,在我生活的那个年代里真的是屁用没有,不,也有些用,那就是供我杀戮的吧。

太监中的极品:曾杀害唐朝二王一妃四宰相的宦官仇士良

仇士良——唐朝中后期实权派宦官

我知道你们现在有个词汇叫做富二代、官二代什么的,如果这么论的话,那么我应该算是个官四代吧,你们没有看错,的确是官哦!我的曾祖父也就是太爷爷是内给事,正议大夫,相当于四品官员,而我的爷爷是内常侍,朝议大夫,五品官员,我的父亲也是官拜左监门卫将军,那可是绝对的实权派。我的家族,虽然都是宦官,不过我们或文或武,那可都是有封号的,我的家族成员们,那可都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外面的人都管我们叫做“宦官家族”(主要都是宦官的养子)。到了我这一代,我决定奋发向上,继往开来。

当我净身入宫后,通过我家族的关系,我进入到了东宫,侍候太子李纯,这可是个肥差,一般没有门路的宦官想得到这差事那可是不可能的,没办法,我们太监圈子也是个官场,那也是得靠门路的。相对于我的祖辈,我是幸运的,因为太子很快就登基称帝了,作为太子的嫡系,我当然一路顺风顺水,很快,我就坐到了我爷爷的位置,内给事,在这个位置上,我拼命的巴结我的主子,宪宗皇帝,我的这个主子并不是一个好惹的人,这个人很有才能,在这种人的身边,老实干活,让主子开心是我必须要做的,还好我的这个主子十分自信,他认为他可以掌控一切,包括我们这群宦官,所以,只要我能让主子开心并且对主子忠诚的话那么荣华富贵都是轻而易举得到的。事实证明我做到了,主子无疑是信任我的,很快,派我到外面担任监军。在这期间,我开始插手军事,结交军队人脉。对于三十多岁的我来说,春风得意来形容我那实在是贴切不过了。不过在春风得意的背后,我还是有些隐隐的悲哀,因为我发现即使我再优秀,我的背后也不免普通人的指指点点,相对于太监,他们更喜欢饱读诗书的文人才子,金榜题名的进士及第。每年进士放榜的时候,是我最落寞的时候,看着那些骑着高头大马赏花的进士们的轻佻样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在我看来这些人除了之乎者也之外什么也不会,一个个绣花枕头,可是在长安上到天子至尊,下到街边讨饭,对这些轻佻士子都是趋之若鹜,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群人。每当看到此我的心都在滴血,我自卑、嫉妒,我发誓我要让这些清流们见识下我的厉害。

太监中的极品:曾杀害唐朝二王一妃四宰相的宦官仇士良

唐宪宗李纯——开创了元和中兴,主政期间对宦官过于放纵

有一次,当我和刘士元住在敷水驿时,和一个叫做元稹进士竟然不肯让出上等房,这个元稹也算是才子,在长安和洛阳名气很大,听说这个人和白居易也是最要好的朋友。他拒不把让出的他的上房,我平生最看不上这些绣花枕头,因此就骂了几句,没想到这小子不依不饶,我就让同为宦官的刘士元抽这厮元稹几鞭子,最后把元稹抽的浑身是血,这次,我体验到了羞辱这些士大夫的快感。

平坦的人生是没有意思的,只有大起大落的人生才好玩,很幸运,我的人生充满了大起大落,我的主子宪宗皇帝被杀了,杀他的人叫陈宏志,也是一个太监。我的眼线告诉我就连死对头王守澄也在其中。对了,忘了和你们说了,我们太监虽然面对文官可以团结一致,但是我们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我也有我的对头,其中之一就王守澄,有他在,我就永无出头之日。除了这些外我还知道一个惊天的秘密,原来杀死宪宗皇帝这件事里面有更深的内幕,听我的眼线说原来杀死宪宗皇帝的幕后黑手就是宪宗皇帝的老婆郭氏,就连太子也是知情的。我虽然不满,但是无可奈何,只能装做不知道,甚至是拥立太子登基,否则,我都头颅早晚也会搬家。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新皇帝继位了,他就是之前的太子李宥,虽然他没有杀害先皇,不过他绝对可以说是知情不报,所以,先帝的死,和这个人也是脱不了干系。新皇帝把我安排到了凤翔监军,远离了皇宫政治中心,并封我为南安县公,这一年我四十岁,我不甘心,但是又无可奈何,现在的我只能委屈求全,用现在的一句话就是“猥琐发育、别浪。”新皇帝和他的父亲可以说相差十万八千里,一天只知道吃喝玩乐,本来已经听话的河北三镇又背叛了朝廷,即使这样新皇帝也是不闻不问。这个皇帝只当了四年皇帝就去先帝那报道了,士大夫们把他叫做唐穆宗。可没想到新上位的皇帝还不如他的老子,吃喝玩乐和他的老子比起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我对皇帝的好坏一向是不关心,我只关心我手中的权力。无奈,宝历二年,我被分为鄂岳监军使,爵位晋封郡公,虽然爵位升上去了,但是我离天子更远了。

好在,十八岁的新新天子唐敬宗也一命呜呼了,是宦官刘克明害死的,这小子只是一个小小的内侍,竟然也想着废立天子,真是胆大包天。很快,刘克明就被我的老对手王守澄干掉了,这个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接着,王守澄拥立江王为皇帝,就是后来唐文宗。而我,终于要咸鱼翻身了。

文宗登基后,我一方面广结人脉,一方面时刻关注着京城的动静,我坚信,属于我的那天就要到了。果然,一纸调令,皇帝升我为左军中尉,掌握京城的禁军,这可是个响当当的实权啊,我清楚,这个人事命令不仅仅是升迁我那么简单,这更是一份判决书,判决我的老对手王守澄死刑的判决书。果然,不久的一天,王守澄就被赐自尽。短短的几年,我就由监军一跃成为了朝廷宦官的头头,整个大唐的天下都踩在了我的脚下。

太监中的极品:曾杀害唐朝二王一妃四宰相的宦官仇士良

唐文宗——甘露事变的当事人,执政后期受制于宦官

人的一生很短暂,有时候成功的光芒只是一瞬而逝,而我们为了这一瞬而逝的光芒要付出一辈子的努力,我的一生就是这样,我前五十余年都在储蓄,为的是在最后十年能够像烟花般绚烂。太和九年,公元835年,大臣奏报说左金吾院内石榴树上夜降甘露,皇帝派我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我有个优点,就是凡是谨慎,我发现这个金吾将军有些紧张,在初冬之时竟然汗流浃背,就知道这其中肯定有诈,仔细一看,原来幕后埋伏着武装的武士,通过上面两件事我就知道了这些人就是对付我们的,于是我带着众太监跑到皇帝那挟持住皇帝进入宜政门,后面果然有兵丁准备杀害我们,幸亏我发现的早,真是大难不死啊。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我签发命令,命神策军剿灭那群士大夫还有金吾卫,除了叛乱的人外,令我不爽的士大夫我都把他们处死了,我要让这些清流们体验一下宦官之怒,那次到底杀了多少人我也不清楚了,我只知道第二天上朝的时候朝廷上已经几乎没有人了。这件事被后来的史官们称作甘露之变。

接下来,再也没有人能挡得住我的发展了,我被授予了很多官职,我都记不清有多少了,不过这些对我来说不是太重要,因为我已经不在受到皇帝控制了,听说明朝有个九千岁魏忠贤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相比于他,我更要威风一点,当时的皇帝,我想骂边骂,想讽刺便讽刺,他虽然为天子,可是却不敢有任何的怨言和怒气。士大夫们更是对我大气也不敢喘。我终于如愿以偿,把这些人彻底的踩在脚底了。

几年之后,天子病死,我便废掉太子,立李炎为皇帝,就是后来的唐武宗。废立天子,我又完成了一个壮举。不过这似乎就是我的最后一个壮举了,很快,我被新皇帝处处排挤,我的年纪很大了,再加上我已经获得了一个宦官可以获得的一切了,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呢?为了能够善终,我决定退休。

退休之后的那一年,我就病死了,之后皇帝抄了我的家,看来皇帝还是憎恨我的。我曾经虽然权柄通天,但是却擅权误国,并没有对国家做过太好的事,最后在史书上成为了千古罪人,在这点上,我很自责,很后悔当初没有多做些好事。好啦,这就是我的波澜壮阔但并不伟大的一生。